竺酒迟

撸猫日常
可惜没有红披风卖sadly

Deadpool?


Kleptocats

【Demon&Elena】爱与玫瑰

艾莲娜小姐和斯佩多先生是一对公认的情侣。

对待任何事都有些漫不经心的斯佩多先生对与关于艾莲娜小姐相关的任何事都格外上心亲力亲为。即使平时对饮食格外挑剔却会对艾莲娜小姐中午送来的食盒中与卖相都并不如何的食物默默微笑吃得一干二净——即使里面的食物明显超过了斯佩多先生一天的摄入量,然后对着同一办公室的同事进行每日例行的甜蜜抱怨。久而久之,与斯佩多先生共用一个办公室的阿劳迪先生已经学会了在斯佩多先生长舒出一口气放下食盒开口发声之前准确地塞入一片全麦面包——斯佩多先生最讨厌的食物之一。开始会对女孩子们喜欢的小玩意儿上心——为了给心上人准备一些惊喜。为此,同行的阿劳迪先生没有少被当成实验品——因为阿劳迪先生也有一头漂亮的金色头发,像极了清晨被第一缕阳光打上色彩的冰川。

偶尔艾琳娜小姐也会到斯佩多先生工作的那栋建筑下等待,此时斯佩多先生眼里会倒映出艾莲娜小姐灿金色的长发在偏橘红的光照下反射出的柔和的光华,熠熠生辉。

艾莲娜小姐喜欢玫瑰——无论什么颜色的。而那娇柔而易碎的花瓣儿衬在艾莲娜小姐的耳侧或胸口都相称得让斯佩多先生想地赞美圣母玛利亚。

作为斯佩多先生邻居的乔托先生有一个玫瑰园,当玫瑰盛开的每一个清晨,斯佩多先生就会向乔托先生的窗口用大咏叹调似的华丽腔调致意:“日安,乔托先生。”然后顺走一枝轻挑细选的玫瑰。好心的乔托先生每次都只是笑着摇摇头:“早上好,斯佩多先生。”然后这枝玫瑰会被斯佩多先生小心地剪去刺,在还带着晨露的时候插入艾莲娜小姐的发间。

艾莲娜小姐会将这些玫瑰养在一个大花瓶里,每天一枝倒也团成了巨大的一簇潋滟得紧。在艾莲娜小姐的精心照料之下那些被断了根剪了刺的玫瑰竟也都两个星期左右的花期。

有一日斯佩多先生曾带着艾莲娜小姐去乔托先生家观赏那玫瑰园——顺便一起喝些下午茶。在红茶有些氤氲的热气里乔托先生问斯佩多先生:“吾友,请原谅我的冒昧。为什么你不亲自种一些玫瑰送给艾莲娜小姐呢?这对爱人来说明明更有意义?”斯佩多先生轻笑了一声,看向在远处低嗅着玫瑰的艾莲娜小姐。午后的阳光打在那头金发上有些模糊仿为天使的恩赐,阳光顺着那微卷的发梢成了斯佩多先生眼底细碎的星光。“你不明白,乔托先生,”斯佩多先生轻抿了口茶液,眼角带着些愉悦而狡黠的笑意,“艾莲娜要的,可不是玫瑰。”

END